主页 > 风采农村 >伦敦金融城的急救包巴里·艾肯格林 >

伦敦金融城的急救包巴里·艾肯格林

伦敦金融城的急救包巴里·艾肯格林 直到现在,也是我们迎来英国脱欧公投三周年之际,该国脱离该集团的影响才逐渐显现。

对于那些喜欢黑色幽默的人来说,其中一个迹象就是一款所谓英国脱欧急救包的热销,内含一个水过滤器、生火设备和足够30天食用的冷冻脱水食品。


另一个迹象则是在1月底启动的议会调查,目的是研判伦敦作为金融中心的前景。

这项调查是对那些知名金融企业纷纷用脚投票的回应。

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史丹利和花旗集团已将近3000亿美元(约1.2兆令吉)的资产负债表资产从伦敦转移至法兰克福,巴克莱银行已获准再向都柏林转移多2150亿美元(约8750亿令吉)资产。

法国巴黎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已将500名员工从伦敦转移到巴黎。

汇丰银行已将旗下多家欧洲子公司的所有权从英国转移到法国。而英国脱欧后体制的不确定性也加剧了这种焦虑。


首相特蕾莎·梅政府满怀信心地就英国银行的通行权问题——即在无需经东道国监管机构进一步批准的情况下在全欧盟提供服务的授权——与欧盟展开谈判。

但只要更仔细探究一下,她的政府就会发现欧盟只会在某国家——例如挪威——属于欧洲经济区时才会授予非成员国通行权。

须接受欧盟监管

欧洲经济区成员国不仅赋予一个国家特定的权利,也会附带相应的义务。

成员国必须承诺接受欧盟的金融监管。

如有争议,欧洲经济区成员国应当接受欧洲法院的裁定。

从技术上讲它们还拥自己的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法院(之所以这样定名是因为该法院不仅管辖挪威、列支敦士登和冰岛这三个欧洲经济区成员,还对瑞士拥有管辖权)。

然而在实践中,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法院或多或少地遵从欧洲法院的裁定。

当两个经济集团之间存在市场准入分歧,而其中一个又比另一个大得多时,这是可预测的结果。但这样的安排并不能让那些一门心思想脱欧的人感到满意。

因此只能剩下被称为等同性的更零散安排:由于缺乏更适合的词,欧盟和非成员国之间的一些单一法规被定义为彼此“等同”的。

然后非会员国银行可以依次向欧盟客户提供这些法规涵盖下的产品。

伦敦金融城的急救包巴里·艾肯格林

江湖地位不容小觑

这种等同性在各个法规之间并不通用,并且仅适用于该法规所管辖的产品或服务。例如欧盟-美国等同制度仅能管辖场外金融衍生品和有限数量的其他项目。

如果某个项目不在等同法规范围内,则美国银行只能通过设立一个单独的资本化子公司在欧洲提供该项目,那可是相当昂贵的举措。

等同性安排的效力无法比肩于成员国通用待遇的事实将对伦敦金融城产生负面影响。

范围经济——提供各种不同类型金融服务的能力——正是构成金融中心的原因。

而全球金融机构正在将业务和员工转移到伦敦之外的事实也表明他们正在认真看待这一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伦敦也拥有不容小觑的优势。该市在十八世纪的某个时候取得了国际金融优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丰富的支持性服务生态系统,会计师、律师、顾问及其他从业人员,在银行周围生成了。

在此基础上伦敦成为了欧洲美元市场的中心。

随着计算机化交易的出现,它成为了汤森路透和电子经纪服务的交易匹配服务器的所在地以及电子交易流光纤电缆的枢纽。1999年之后它又成为了欧元计价债权交易的最重要中心。

崛起只是偶然?

欧洲金融监管研究中心主席爱德华-弗朗索瓦·德朗克赛因最近对伦敦的前景表示悲观,理由是它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崛起“仅仅是历史上的偶然事件。”

这个观点是有失偏颇的。有些事件会产生持久的后果,而伦敦这一事件的后果也并没有消失。

一些大银行确实将工作人员转移到了巴黎和法兰克福,但这些中心城市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建立一个与伦敦相媲美的支持性服务生态系统。

这意味着伦敦仍会是一个重要的金融中心,但重要性取决于等同性谈判能达到何种程度。

如果英国出现了崩溃式,那幺谈判环境将极为恶劣,也无法达成什幺协议。

如果议会批准了梅的交易,那幺欧盟谈判代表也就更有理由相信英国会坚持其承诺,在这种情况下其他等同性协议才会陆续达成。

不脱欧更有利

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会对伦敦金融城有更有利的影响,就是英国脱欧被取消。

鉴于伦敦仍然拥有丰富的支持性服务生态系统,现在正在向欧洲大陆撤军的银行最终可能会将这些流失的就业和资产搬回来,这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

近着有《民粹主义的诱惑:

现代的经济仇恨和政治反应》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上一篇: 下一篇: